霜攀黛瓦

“缓缓飘落的枫叶像思念
我点燃烛火温暖岁末的秋天
极光掠夺天边
北风掠过想你的容颜
我把爱烧成了落叶
却换不回熟悉的那张脸”
               ——《枫》
六七年前的午后
上课前响起的《我与地坛》
那时的我 听着书
单纯地在脑海里想象
好奇此地有何魅力
可以被人写成专著
如今 不知不觉
被这座小园子牵绊了三年
每到岁末秋天
都要赶来 赴一场北风掠过的盛宴

喜欢让阳光透过树叶 花瓣
因为那样可以清晰看见叶脉
看岁月流逝过
痕迹斑斑
俯仰天地间
又有何物能讲抽象的时间
化为这美丽容颜

评论

热度(3)